中國區域銀行圖鑒之全國篇

  • 時間:
  • 瀏覽:882856

网银4件套有哪些▓【σσ:2331の6978】全新一手卡源.货到付款.全套yh卡.干净安全.资料齐全.身份证.预留手机卡.网银.无任何记录[原创]电解水制氢–西北风光能最佳转化方案??

  

根植區域鄉土本色,建立分析我國區域銀行的新框架。(1)目前對中國商業銀行的分析主要基于傳統的宏觀、流動性和監管基本因素,但該框架忽略了我國城商行和農商行本地經營的個性特征。(2)模式改變,分析的方法論也應隨之調整。我們認為對區域銀行的分析框架應與國有銀行體現差異,即應納入更多個性化和本土變量。相關變量包括區域經濟運行狀況、公司治理情況和資產負債結構等,這應在既有宏觀/流動性/監管環境上的基礎上重點跟蹤研究。基于此,我們做了重新梳理。

基于發債數據,管窺我國區域銀行的全景圖。我們樣本包括了近400家區域中小銀行情況,其中城商行120家(基本覆蓋所有城商行),發債農商行280家(占發債農商行樣本約60%):(1)從區域分布來看,發債的區域銀行集中在華南/華東地區,反映了我國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特征;(2)從治理情況來看,第一大股東中城商行國有股東占比約70%,而農商行民營股東占比約70%,同時城商行相比股權更為集中,股東控制力強;(3)從資產規模來看,城商行平均規模(約2500億)高于農商行(一般在500億以下);從資產負債結構來看,農商行以傳統的存貸為主,約85%發債農商行貸款占比超50%,存款占比超70%,城商行流動性達標壓力大,這將倒逼資負結構調整;(4)從資產質量來看,農商行信用更下沉,近期市場關注的壞賬風險爆發就發生在西南及華北片區的農商行,我們測算區域銀行總體資產質量可控(經測算城商行/農商行可抵御的不良底限分別為7.6%/11.6%),但要關注近20家樣本銀行資產質量驟然惡化的情況。

同業結構的分層已開始,逐步落實對同業資產的信用風險定價。(1)我國商業銀行已告別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發展模式,整體利潤增長情況下應關注個別機構的風險。在信貸領域,監管約束異地擴營隔離了風險傳播,監管部門或容忍個別經營困難的銀行出現風險事件甚至破產,特別在金融市場領域,中小銀行基于本地業務往來的信任無法體現在同業交易上,標準化交易方式下,相關資產交易反而更有可能發生違約。(2)銀行同業資產的信用風險溢價后續將有所體現。隨著金融去杠桿的推進和民營類金融機構的增加,一批金融機構會存在經營困難和流動性壓力,金融機構同業資產的剛性兌付有可能被打破;同時資管新規要求打破資金池,銀行同業之間的資產互持難度提升,相關同業資產必須按照一定風險溢價給予定價并獲得流動性。(3)在此基礎上,興業研究金融同業團隊對近400家發債銀行進行了信用評價,其中城商行評分中樞3+,農商行評分中樞3。

目前對的分析主要基于傳統的宏觀、流動性和監管基本因素。當然以上三個因素對理解商業銀行的經營極為重要,但該框架忽略了我國區域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根植于本地經營的個性特征。故我們認為對中國區域銀行的分析框架應與國有銀行存在差異,即應納入更多本土變量。

城商行、農商行業務尤其是信貸模式體現了扎根鄉土的本色。從基層上看,中國社會是鄉土性的。傳統上本地信息的傳遞主要依賴于熟人,“眉目傳情,指石印證”,本地銀行和本地企業也是從熟悉到信任的過程;而現代社會是個陌生人組成的社會,個人不知道個人的底細,銀行不了解企業的信息,這樣才發生財務、審計、等更通行的契約形式。國有大行業務范圍遍及全國,接觸的多為陌生企業,更多要述諸法律、審計、財務報告等方式獲取信息,故放棄了信息成本更高的中小企業;本地銀行有更多的私有信息來源,同時根植于本地更能建立與本地企業的信任,這種情況下,區域銀行更多參與到了本地中小企業的金融服務中,同時本地企業相對于全國企業更良莠不齊,銀行集中資源投向少數企業,故這又帶來了更高業務集中度的特征。

我國銀行系統經歷目前已經形成較穩定的行業格局。從數量和資產規模來看,5家國有大行、12家股份制銀行占行業主導地位,經營范圍面向全國,資產規模占行業約53%;134家城商行和超過2000家農商行、農信社等區域金融機構則如毛細血管般深入在我國城鎮鄉村,立足本地經營,2018年5月末,資產規模占行業約26%。此外,政策性銀行、、新興民營銀行等機構占行業規模約21%。

城市商業銀行脫胎于城市信用合作社。自1995年第一家城信社改制,城商行已經歷23年的組建階段,伴隨中國經濟發展壯大,行業格局基本清晰。 20世紀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后為解決個體經營經濟和集體經濟對融資和金融服務的需求,城信社應運而生,專注服務當地中小企業。隨著我國的社會經濟體制轉變,累積較多經營風險的城信社在央行推動下進行試點改革。1995年先后在北京、上海等地組建城市合作銀行。1998年經國務院同意,城市合作銀行更名為城市商業銀行,各地的城商行的組建進程加快。并在亞洲金融危機后部分城商行依靠當地政府資源,通過資產置換、兼并收購等方式出清風險。

2000年后我國經濟發展提速,銀行迎來發展黃金年代。城商行經歷引入外部戰略投資者、拓寬資本補充渠道的新變化,布局跨區域、多元化經營。2006年銀監會發布《城市商業銀行異地分支機構管理辦法》,明確城商行異地分支管理。由于城商行擴張后在異地缺乏客戶基礎,故較多參與了缺乏真實交易背景的票據類業務,這造成了較大操作風險。故2010年城商行快速異地擴張被叫停,同年末已有78家城商行實現跨區域發展。

2013年異地擴張政策略放松,允許省內擴張經營范圍。2018年3月末,134家城商行占總資產規模約12.3%。但整體上目前城商行的區域擴張相對困難,故2014年后相關銀行選擇通過同業負債、發行NCD擴張批發性融資,直到2016年底金融機構開始進入去杠桿。

農商行由農信社改組重建,改革進程慢于城商行。農信社的管理權改革幾經波折。2000年7月,國務院批準農信社改革方案,2001年,首批由縣級農信社改制而成的三家農村商業銀行于江蘇省成立,農信社逐步開啟改革的風潮。2011年,銀監會表示將不再組建新的農信社和農合行,逐步將符合條件的農信社改組為農商行,農合行則要全部改制為農商行,自此,農商行成為重點發展的農村金融機構。2006年初,我國共有農商行13家,農合行80家,農信社19348家,截至2017年底,農商行數量已達1262家,農合行33家,農信社965家。由農村金融機構持續改組的農商行數量近年保持每年約200家的增長。2018年3月末,農村金融機構占銀行業總資產規模約13%。

區域性中小銀行彌補大型全國銀行對城鄉地區的覆蓋不足,成為我國銀行體系中的重要的一層。扎根鄉土的天然稟賦和約束異地擴張的監管管制促使絕大部分區域銀行業務資源與風險集聚在當地。同時,2014年后城商行等中小銀行也在逐步通過金融市場業務登上全國舞臺,快速擴充資產規模,2014-2016年同比增速20%以上。2016年末的金融去杠桿下,大額風險暴露、流動性管理等監管約束下城商行等通過金融市場業務擴張規模的行為受到約束。

城商行參與金融市場業務比例更高,信息披露相較農商行更規范完整。截至2018年5月末,有公開發債(包括同業存單)記錄的城商行124家,農商行478家,分別占城商行總數93%、38%。其中,2017年年度財務報表及關鍵監管指標公開資料完整的城商行120家、農商行280家。以下我們主要根據資料相對完整(至少披露年度財務報表及監管指標)約400家中小銀行的情況,分析全國發債中小銀行整體情況。

從區域分布來看,發債中小銀行集中在華東、華北等地區,其中發債城商行集中在遼寧、浙江、山東省,發債農商行集中在山東、浙江、江蘇省。除直轄市地區區域銀行系統處于大一統狀態外,金融機構數量及市場活躍程度(在銀行間市場發行債券)整體與當地經濟發展情況有關,金融資源向經濟發達省份、省會城市傾斜。

區域銀行業務根植于當地,金融資源與當地政府、地方企業緊密相連,尤其推動當地經濟增加與發展基礎設施建設、固定資產投資。從股東結構、資產信貸投放兩個方面來看,發債區域銀行與城投房企的資源相連密切。

從股東結構來看,我們按照興業研究城投行業方法論中廣義城投的定義對股東性質進行判別。截至2017年末,134家城商行中,前三大股東中包含城投主體的城商行占比34%,包含企業的城商行占比16%。考慮農商行股權較分散,股權信息完整的418家發債農商行中前五大股東包含城投主體的城商行占比21%,包含房地產企業的農商行占比40%。在信用緊縮、城投融資渠道不斷收緊的情況下,城投與房地產企業自身現金流緊張,存在需要參控股銀行為其輸血的可能,這影響銀行經營,讓區域銀行與當地城投平臺信用風險深度綁定。

從股東性質來看,農商行民營股東占比高于城商行。以第一大股東性質為例,城商行中國有法人持股比例約70%,以市級法人為主,農商行民營股東占比約73%,以當地企業為主。在農信社改制農商行過程中,監管部門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進行投資,并階段性給予持股比例放松。當地企業與區域金融機構業務聯系緊密,參與農商行重組情況較普遍。提供的外部支持力度弱于政府、國有企業。

從股東持股比例來看,農商行股權結構更為松散。發債城商行前三大股東持股比例更集中,平均持股比例共約38%,發債農商行前三大股東比例共約18%,前十大股東持股比例區分度不明顯,平均比例在1%-8%之間。城商行農商行持股結構的差異在重組過程中受監管政策引導,針對城商行要求主要股東比例不超過20%,針對農村金融機構要求非金融機構持股不超過10%。

從中小銀行相互持股的情況來看,農商行互持比例更大。截至2017年末,發債農商行前三大股東中有中小銀行占比約16%,發債城商行前三大股東中有中小銀行占比約6%。

從資產規模來看,城商行資產規模顯著大于農商行。截至2017年末,發債城商行平均資產規模約2500億元,其中資產規模超過1萬億的有6家銀行,資產規模集中在1000-4000億區間內有50家發債城商行,占比39%。發債農商行資產規模集中在500億以下,其中資產規模低于200億的發債農商行數量占比約51%。

從資產結構來看,農商行信貸資產占比更高,城商行同業投資占比更高。從貸款占比來看,截至2017年末,約85%發債農商行信貸業務占比超過40%,發債城商行信貸業務占比略低,占比集中在30%-50%。約17家城商行(占比約15%)信貸占比低于30%。從應收款項類投資占比來看,發債城商行應收款項類投資占比在10%-30%之間,約11家城商行(占比約10%)應收款項類投資超過30%,發債農商行應收款項類投資占比整體低于10%,約3%的發債農商行應收款項類投資占比超過30%。

從資產質量來看,農商行不良率高于城商行,少數農商行信貸質量潛在風險過高。從不良率來看,截至2017年末,發債城商行不良率集中在1%-2%之間,不良率高于3%的發債農商行占比約56%,約17家銀行不良率超過5%。從關注類貸款占比來看,2017年末商業銀行關注類貸款占比3.49%,披露關注類貸款的發債農商行關注類貸款占比超過3%約占62%,其中有15家農商行披露關注類貸款占比超過15%。

從盈利情況來看,區域銀行收入主要來自于息差收入,中收占比低,從凈息差來看,農商行的凈息差水平整體高于城商行。約37%的發債農商行測算的凈息差高于3%,約12%的發債城商行測算的凈息差高于3%。從資本利潤率來看,發債中小銀行ROE主要集中在5%-15%之間,少數銀行盈利惡化,公布ROE數據的發債城商行農商行中分別有14、41家ROE低于5%。

從資本充足率來看,發債農商行的整體資本充足率水平高于發債城商行,發債城商行杠桿水平更高。截至2017年末,約52%的發債城商行資本充足率集中在11-13%,約66%的農商行資本充足率超過13%。發債城商行更低的資本充足率也代表城商行有更高的杠桿水平,與2016年末相比杠桿水平下降,資本充足率超過13%的發債城商行占比由35%(2016年末)增加至43%(2017年末)。

自2016年末以來去杠桿政策的實施,區域銀行面對經濟基本面、流動性、監管政策的外部環境變化。由于區域經濟、治理結構、資負結構等自身情況差異,區域銀行在應對去杠桿外部轉變下可能出現困頓:1)由區域經濟引發:立足當地后的信貸高集中度,區域經濟下行引發資產質量風險暴露;2)由治理因素引發:內部人控制和關聯交易風險;3)由資產負債因素引發:資負結構(短久期負債對接長久期資產)錯配帶來的流動性風險。

區域銀行的資產定價涉及到權益、標準化信用和非標類資產(如同業借款、同業理財等)。我們分析框架一方面建立了分析方法(類似于映射規則),另一方面跟蹤了決定其資產價格的核心變量。兩方面的工作完成后,這將有助于對銀行同業資產的分析和定價。

銀行有“周期之母”之稱,對宏觀周期與流動性高度敏感。一方面,銀行權益類資產要對規模增長、息差水平、成本控制能力、分紅水平等基本面因素做出判斷,另一方面,對銀行權益資產的定價需要結合無風險收益中樞、投資者的風險偏好進行判斷。早期個別城商行改制后上市,2016年以來為補充資本,區域銀行IPO上市步伐加快,目前還有較多區域銀行在排隊中。

對于我國區域銀行相關能力的分析,這需要結合區域產業情況和本行自身資產配置體系等具體分析:一方面,過去地方房企、中小微企業、地方政府融資平臺體現了較高資產收益水平,但隨著資管產品的剛性兌付、政府的隱形承諾逐步被打破,本地銀行必須結合企業的實際現金流獲取情況、對該地區政府實際融資負擔進行綜合分析,另一方面應考慮新業務的發展能力,特別是部分發達地區有能力孕育創新型企業上市,這就要求本地銀行能否挖掘新的業務模式來培育相關“獨角獸”。從微眾銀行、網商銀行財務數據看,相關新設的銀行通過BAT的流量渠道和線上消費場景獲得了流量變現機會,資產增速和息差機會均大幅高于同業。如2017年末,微眾銀行和網商銀行資產增速分別達到了57%、27%,同時凈息差分別達到了約700BP、500BP以上。

目前商業銀行債務工具主要包括普通金融債券、資本補充債券、同業存單、資產證券化產品、信貸收益權轉讓等。傳統上同業相關資產被默認為剛性兌付的無風險資產,要么流動性較差,以機構間互持為主(如金融債、資本補充債券、優先股等),要么流動性較好,但資產價格主要反映流動性溢價(如同業存單等),缺乏對信用風險的定價。

市場對國內部分區域銀行的同業風險擔憂在增加。如某外部評級報告顯示西南地區某農商行不良貸款率從2016年末的4.13%升至2017年末的19.54%,資本充足率由11.77%變為0.91%。該農商行主體及資本債評級被下調。我們認為,除了年末不良貸款激增等客觀事實,需關注該農商行背后的一些基本面因素:即受本地經濟發展和周期波動影響較大、地區GDP體量小、政府債務負擔重、信貸客戶行業集中等風險點。而這些風險點在區域性銀行中較為普遍,我們梳理后發現近20余家農商行與該行有相似之處,這些機構存在信用評級下調、估值收益率上升的壓力。

興業研究金融團隊跟蹤了中小銀行基本面、行業變化,并建立分析評價框架。從區域環境、經營因素、外部支持、信息四個角度著手,考慮到區域銀行與當地城投房企關系緊密,接入興業研究地方政府模型結果進行補充,并根據城商行農商行不同特性設計兩套打分系統。截至2018年6月末,我們已覆蓋擁有完整公開資料的城商行120家、農商行280家,分別占發債主體約98%、60%。城商行評分中樞3+,農商行評分中樞3。

未雨綢繆,我們建議銀行資管部門、金融市場等業務部門在配置相關資產時,應對金融同業機構進行內評,并基于內評結果選擇同業資產并關注同業對手方的信用風險。在本文附表中,我們基于興業研究2-以上排名的城商行農商行中,遴選了20家城商行和20家農商行的核心數據供參考。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306官方彩票app下载 时时彩软件哪个预测好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双色球怎么玩 湖北11选5遗漏数据 最好的股票行情网站 好运彩平台怎么样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电话 2020白小姐精选四不像大全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直 短程急速赛车 辽宁快乐12数据遗漏一定牛 浙江20选五开奖今晚开奖结果 排列五走势图(专业连线) 广西11选5 鑫福网配资 15选5复式投注对照表